位置:首页 >> 教会 >>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现状和未来 李向平 于建嵘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现状和未来 李向平 于建嵘

李向平(上海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于建荣教授是大家知道的。最近几年于建嵘教授对农村问题,对农村社会问题,以及他几本代表作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对中国社会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产生了很好的影响。他的《岳村政治》是关于农民运动的,他的《当代中国农民的维权抗争》是可以与毛泽东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相比美的著作。关于于建嵘教授的《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哈佛大学的著名教授培伊尼曾经有一个很高的评价,培伊尼把这本书与詹姆斯的关于英国工人阶级的研究相比美。所以我们今天能请到于建蝾教授来谈他关于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向何处去的问题,实在是荣幸之至,也是杨凤岗教授这么多年推动中国宗教社会科学发展的一个很好的见证。关于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这是一个敏感、重要、普遍、而且越来越重要又不得不关注的问题,而这个话题能够在这个研讨会上进行公开的讨论,也表明中国社会的进步、中国宗教学的进步、中国宗教社会科学的进步。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于建嵘教授为我们作报告。(掌声)

于建嵘(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我是研究农民问题和工人问题的,为什么做了这么一个题目?这是国家的一个软科学的重大课题,我是主持人。为什么做这个重大的课题?就是我们想了解中国,会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因素还有哪些?所以我们做了一年的调查。今天我到这里来,杨老师让我来说这个问题,我想我很紧张。你们都知道我从来不穿西装,今天第一次穿西装,在家里找了很久找了这么一件西装。我为什么紧张?因为我感觉这个问题特重要,杨老师特别写明了让我着正装,所以我说我今天很紧张。讲得不对,特别是宗教问题,包括基督教本身信仰的问题,你们不要问我,我不懂。我先讲明,我不信宗教,我不信基督教,我也不专门研究弄基督教的某个问题。今天要讲的是我们在这个调查中认为比较重要的一些相关问题。

首先我们大家来看一看,我们先了解一下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规模。对于中国家庭教会的规模,说法不一样。基督教家庭教会调查,我们跑遍了全国将近20个省市。那么,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人他和你讲,他一般把数字夸得很大,三自教会的人把数字讲的很小。我曾经为了这个事,问了河南省济源市那个宗教局长,他说基督教有几万人,我说为什么你只说这么多,他说这不像种树,种树的时候越多越好,我们讲基督教不能讲多了,讲多了上面会怪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人为什么又把数字夸大了呢?这个我告诉你,一般你去了解,他都会告诉你我有很多很多人,到时你把名单拿过来,实际上也没那么多。这两个原因是什么呢?当然我们也会做很多分析。

现在关于基督教的人数有不同的说法,这些说法有的说1600万,这是我们的官方教会说的,当然不包括家庭教会。也有说1个亿,韩国人流行比较多的说法是1亿2千万。最近都说7000万。到底基督教人数有多少?家庭教会有多少?我告诉你,这个数字没有办法找出来。我跑了很多地方,这些地方都是我亲自跑过的地方,你没有办法知道到底有多少人。为什么?原因很简单。三自教会它不会向你提供完整的人数,他当然有个数字,但他也不好说清楚,因为教会有些人,你说哪些算基督教徒?这个本来就不能判断。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家庭教会的人,包括温州,我们跑了很多很多的家庭教会,他都会告诉你,人数差别很大。我有一个简单的分析,这个我听到了很多意见,包括基督教的家庭教会的、三自教会的,我比较倾向于6500万人的中国基督教徒,这是比较准确的,总共6500万。家庭教会的人,经过我们反复测算,包括听取了很多家庭教会领袖的意见,他们的意见大概是4500万到5000万人,这个数字相对讲是比较负责任的数字。我一直想把它搞清楚,我花了很多时间,没有办法做到,但是我的分析,我们课题组大家认为,大概就是4500万左右到5000万的家庭教会。无论是多少,我们都认为它是三自教会的数倍。这是我的一个看法,当然这个不很科学。

那么,主要分布在什么地方?我们认为主要有两个信仰带,这两个信仰带,大家都知道,淮河流域的信仰带,一个是福建和浙江的沿海的信仰带,再包括内地的云南和陕西的。有人可能到过陕西榆林地区,陕西榆林地区曾经提供给我一个信仰图,说到底有多少基督教的教徒,那个地图我今天没法显示出来,那个地图让你感觉到到处都是基督教堂。我认为大概是这么一个分布。当然,其他地方都有,包括湖南,我们也到湖南去调查,到常德、到株洲都去调查了,那儿也有。但我认为淮河流域是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比较重要的一个信仰带。

那么这个活动体系,像基督教的团队或者团契和教会的活动可以分为三个层次,一个层次就是全国范围的活动,这个大家可能知道,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团队,我已经把它列出来了。那么有一些在省内范围的活动,也有一些在本地的,市区县区之外每个乡都有。

因为家庭教会相对隐蔽,虽然我们已经进入了家庭教会系统,我们去调查,因为他们也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所以比较接近我们,我们也能够进去,但是实际上也还是很困难。一个地方有不同的教会,而且派别不一样,比如像一些呼喊派,你算不算他是家庭教会?我们不能完全判断它,但是这个活动范围,我认为起码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是肯定的。特别有名的全国范围有影响的,你们可能会注意到。

 

它的组织模式,因为我是研究政治学的,我非常关心它到底是一种什么方式来管理基督教。我们认为主要是两个方式,一个方式是长老会的体制,这个体制大家可能也已经知道了,一个是家长式的团队体制,这两种体制实际上在分布上有区别,江苏、浙江、福建主要是长老式的,河南、安徽,中部地区,主要是中央集权式的,就是家长式的,当然也不一定就是中央集权,但是它是家长式的,它有一个团队,有一个上下延续的一个纽带。教派、宗派又不一样,大家可能知道,宗派分为两派,改革宗和阿民念大概是两派,将来可能有三派,这些问题都关系到我们对一个具体教会的判断。

我现在详细讲一下我对教会类别的认识。我要做基督教的研究之前我在想,家庭教会在我的理解中是秘密的,是要通过关系才能进入的。我们发现,的确,这种教会是存在的,这种教会我把它称为传统的家庭教会,主要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它与三自教会对立,不认为他们是教会,那么没有组织延续,而且有些抵触。第二个关键是聚会点一般在信徒的家中,在家里,这个聚会点规模一般比较小,对外不开放,必须通过熟人才能进入,你不能随便进去。这些人没有特别的行为。多采用家长式的方式,而且一般都是一族、家族,那么这些地方主要分布在中西部地区。

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一个类型,我称为开放式的家庭教会,开放式的家庭教会是我在温州见到的。我感觉到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我后面可能会简单地显示一些我们拍的图片,温州的家庭教会不是我们想象的在家里开会,而是在写字楼里,像这个写字楼一样,这里布置了、放了一个十字架,大家在这里聚会,而且都知道这个地方,大家随便都可以来,是开放的,每个人都可以来,它不是我们想象的像原来那样在家里、是封闭的,它最大的一个特点是透明度很高。你到温州的写字楼里面去,经常会看见这些做宗教活动的人,它已经脱离了原来我们理解的那种通过熟人关系才能进入的教会情况。

现在有一种新兴的教会,我们称之为知识分子的教会。实际上这与我们前面讲的开放式的教会是有些相类似的,问题关键是在什么地方?这种教会没有历史包袱,一些知识分子做的,在大学生、在学校旁边,实际上包括北京的大学有很多这样的教会。我们即使看见了,也可能不知道。可能在某个写字楼,也可能在家里,这种教会的规模和人员相对有一个特点,就是一些知识分子,一些读书人,他们在一起,这种教会比较主张和政府对话,比较开放性的形态超越于传统教会。

我再讲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培训体系问题,为什么我讲家庭教会的培训体系?实际上我告诉你,你们看见了我第一篇写关于教会的文章,实际上就是和家庭教会之间的一些培训师在一起的一个对话。我到温州去,因为我原来没有专门去研究宗教,我是研究社会问题的,当时我感到特别惊讶,在一个写字楼,有一个培训的机构,就是一个教会,甚至是组织了10几20多个小孩子在一起做培训。所以我又专门到那里去和他们对话,我问他们讲了什么课,学习了什么东西。那么这个培训体制,大家要注意了,都要关系到我们将来下一步分析它往哪里走的问题。

实际上现在中国的家庭教会已经有非常完备的培训体系,我们不要认为就是几个人做了一个教堂会怎么样。它非常的完备,这一点必须进入到体系里面去,你才能知道。它不是神学院,但它有家庭教会本身的培训体系。这些人员主要是一些传道人,不是外面的人讲课,必须是教会的人,必须是他们宗派的相关联的人,必须是一派的人。这个问题我认为是一个值得关心的问题。

复制给朋友:http://www.52jidu.com/fuyinxinwen/jiaohui/643-1.shtml

1 2 3 4 5 6
我爱基督网-基督教福音综合网站
14


赞助商链接
讲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