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神学 >> 司布真诗篇23篇注释

司布真诗篇23篇注释

司布真诗篇23篇注释

圣灵的默示并未赋予这首诗标题,事实上她不需要任何标题,因为她所记录的并非特殊事件,而组成她的音调,每一个基督徒都可以在其内心深处找到。这是大卫所作的属天牧歌,一首超凡的颂诗,没有任何其他乐曲可以超越她。征战的号角在此让位给宁静的清笛,在诗篇22篇中为牧人遭受痛苦患难而发出的哀泣,在此和谐地转为欢唱羊群所有的喜乐。安坐在枝条修长的树下,身边围绕着他牧放的羊群,就如约翰-班扬在他的天路历程中所描写的那位羞辱谷中的牧童一样,我们亦能想象到大卫带着满溢的喜乐吟唱这无与伦比的牧歌,或者如某些人所说,这首诗是大卫后期作品的话,他的心灵肯定在沉思默想中回到那旷野草场中流过的宁静小溪,而那正是他早年喜欢驻足沉思之处。这首诗乃是诗篇中的珍珠,她那圣洁柔和的光芒是如此悦人眼目,以致文艺女神缪斯所在的赫利孔山单因有这首珍珠诗篇便不至羞愧。这首美妙的诗歌敬虔,又体现出同等程度的诗情,它的甜美,它的灵性,实在令人望其项背,无可超越。


这首诗所处的位置值得注意,她在那首特别的十架诗篇——第22篇之后,那里没有青草地,没有可安歇的水边,只有当我们读过“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之后,我们才来到“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们若要真实的认识到那好牧人的眷顾是何其美好,就必须看到那加在牧人身上的刀剑,明白他所流出的宝血是何等珍贵。


有人说这首圣洁的颂诗在诗篇中的地位正如夜莺之于百鸟,因为她在那些悲泣的夜晚中,在那些忧伤的灵魂耳边甜蜜地吟唱,并要给他们一个喜乐的清晨。我也要冒昧将她比作云雀,飞翔时歌唱,歌唱时飞翔,直飞到我们视线之外,但却仍可听见。注意这首诗的最后一句——“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这些乃是天上的曲调,为着那永存于天上的房屋,而不是那白云之下地上的居所。噢,但愿当我们读这首诗时,能进入她的灵魂,并去经历那在地如天的日子。


注释
第一节“耶和华是我的牧者,这是何等的纡尊降贵!那无限的上主为着他的子民所取的职分和形象乃是一个牧者!这应当成为感恩赞美的题材,因为伟大的父神允许他被比作任何能阐明他对子民的爱和眷顾的形象。大卫曾是羊群的看护者,他既理解羊群的需要,又了解牧人的眷顾是如何辛苦,他将自己比作那软弱、无力自卫并且愚蠢的被造物,以神为他的供应者、保护者和引导者——或者确实地说,是他的一切。人的本性若没有更新,就无权将自己看为上主的羊群,因为经上记着那些尚未归正的人,是豺狼山羊而非绵羊。绵羊属家养,非野生,主人非常重视他们,常以重价买来。如同大卫确实知道的那样,我们明白我们是属神的,这是何等美好。同时,这句话里面包含着高贵的确定音调,这里没有“如果和“但是,也没有“我愿如此,他乃是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们必须培植我们的心灵,坚定依靠我们的天父。全句中最美的词是单音节的“我的。他并不是说,“耶和华是这个世界的牧者,引导着大群人作为他的羊群,而是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即便他不做任何人的牧者,他也是我的牧者,他眷顾我,顾念我,保守我。这里的用词乃是现在式。无论信徒现在何处,他现在都在耶和华的牧养之下。

接下来的句子某种程度上讲乃是从第一句的宣告中所得的推论,它简练精辟,积极有力——“我必不至缺乏。其他时候我或许会缺乏,但当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时,他能供应我的一切需要,并且显然他乐意如此去行,因他的心满有慈爱,因此“我必不至缺乏,我不会缺乏暂时养生之物,他岂不是喂养乌鸦,并让百合花生长?既然如此,他怎会让他的孩子忍受饥渴?我灵里也不至于缺乏,因为我知道,他的恩典够我用的。当我安息在他里面,他会对我说,“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我或许不能拥有所有想要的,但是“我必不至缺乏。那些远比我富有聪明的人或许需要,但是我不缺乏。“少壮狮子还缺食忍饿,但寻求耶和华的,什么好处都不缺。不仅是“我现在不缺乏,更是“我必不至缺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或是饥荒遍及全地,或是灾难摧毁城市,“我必不至缺乏。年老体衰不会带给我任何缺乏,即便阴沉的死亡也不会发现我有什么缺乏。我丰盛地拥有一切,不是因为我有许多储蓄在银行里,不是因为我有一技之长和才智可赢取生计,而是因为“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恶者总是感到缺乏,义人却从不如此,罪人的心不知何为满足,感恩的心却住在知足的殿宇中。

 
第二节“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基督徒的生活有两种元素:默想与行动,而这两个方面都得到充足的供应。首先,在默想方面,“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青草地岂不就是那真理的圣道,总是新鲜,总是丰富,永不耗尽?那不是荒芜赤裸的土地,而是丰饶的青草地,羊群可躺卧其中,正如柔软的青草是羊群的天然养分一样,那甘甜而全备的福音教义正是灵魂的合宜食物。当我们藉着信心安息在他的诸般应许之中,我们就如那躺卧在青草地上的羊群,我们同时找到食物和平安,休息与更新,平静与满足。但是看“他使我躺卧,是主以他的恩典让我们察觉他真理的宝贵并且安然享用。为着这些给我们的应许的能力,我们多么应该带着感恩的心!要知道那些忧虑不安的人宁愿交出整个世界来换取这平安!

他们知道这是上好的福分,但是他们不能说这福分是他们的。他们知道那“青草地,但是他们没有躺卧其中,那些多年享受信心确据的信徒真应该大大的赞美称颂他们满有恩慈的父神。
一个活跃的基督徒生活的第二部分存在于恩典的行为当中。我们不仅思考,我们也行动。我们不是总躺卧下来享用食物,我们同时也向着完全前进,所以我们读到“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这些“可安歇的水边岂非就是父神那可称颂的圣灵的作为与恩典?他的圣灵参与到我们的诸多行为中,正如水一样——在这里是复数——能洁净,会更新,可滋润,值得珍惜。它们是那可安歇的水边,因为圣灵喜爱安静,在他的作为中他从不发出张扬炫耀的声音。他可能会流入我们的心田,而不是我们邻舍心田,邻舍不能察觉到这神圣的同在,尽管那可称颂的圣灵如洪水一般浇灌进入一个人的心灵,但坐在这蒙爱者身边的人却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在心灵神圣的宁静中
我找到我的天堂
在那里
我见到我的神
可安歇的水深深流淌,再没有什么东西比空鼓更浮躁的了,当圣灵遇见他圣徒的灵魂时,诚然沉默是金。神的灵并非将他那蒙拣选的羊群引向纷争冲突的狂狼,而是圣洁之爱的平静溪流。他是鸽子,不是鹰,露水,而非狂风。我们的主领我们到可安歇的水边,我们无法自己走到那里,我们需要他的引导,因此这里说“他领我。他并非驱赶我们,摩西用律法驱使我们,但主耶稣却是以他的榜样,他那温柔的爱来引导我们。

 
第三节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当我们的灵魂忧伤时他复兴,为罪胜过时他洁净,软弱时他加添力量。是“他做了这些,若非如此,他的仆人无法做到这些。单单他的话本身并不会产生功效,“他使我的灵魂苏醒。我们当中有谁缺乏恩典吗?我们感觉我们的灵性处在最低潮吗?低潮他能变为涨潮,同样他也能马上复苏我们的心灵,为着祝福向他祷告吧——“让我的灵魂苏醒吧,我灵魂的牧人。


“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基督徒乐意顺服,但却是因着他的主的榜样而在爱中的顺服。“他引导我,基督徒并非只顺服某些命令而无视其他命令,他并不是选择顺服某一部分,而是全然顺服。注意,这里所用的乃是复数形式——“义路。无论神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因为他的爱而去做。一些基督徒忽视成圣的福气,但对一个完全更新的心灵来说,这乃是恩约中最美好的礼物之一。如果我们能从忿怒中被拯救出来,却仍然是一个未重生、冥顽不灵的罪人,我们怎能按照我们的期望得救呢?因为我们主要并且首要地盼望从罪中得赎并且被引导在圣洁的道路上。这些都单单只是因为纯粹、白白的恩典,“为自己的名,为着我们那伟大牧人的荣耀我们应该成为圣洁的子民,走在狭窄的义路当中。如果我们被如此引领,我们绝不会失去对我们属天牧人眷顾的爱慕。


第四节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这节充满难以言表的喜乐的经文曾在许多濒临死亡的床边唱起,帮助他们把那心灵的幽谷化为欢快的时刻。这里的每一个词都有其丰富的含意。“虽然我行过,似乎是当信徒将要死去时,并未加快他的脚步,而是仍然平静地与神同行。走路意味着一个灵魂稳定的走在其路上,他知道他的道路,知道其终点,决心跟从,并且感到非常平安,也因此有完全的平静与镇定。临死的圣徒不在恐慌中,他并不奔跑,好像受了惊吓一般,他也不只是站立原处,仿佛自己不能再继续前进,他不困惑也不感到羞耻,因此他就继续保持他之前的脚步。注意,这里不是说行在幽谷中,而是行过幽谷。我们经过死亡的黑暗隧道,随后就进入永恒的明光中。我们不是死了,我们不过是睡了,等待将来在荣光中醒来。死不是住房,只是走廊,不是终点,只是通道。临终被称为幽谷。暴风击打山岭,但山谷却仍然宁静,也因此一个基督徒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常常是他整个人生中最宁静的时光,山岭寒冷裸露,但是山谷却满有金黄的稻谷,许多圣徒在步入死亡时所收获的喜乐和知识远多过他们过往活着时所知道的。于是这里不是“死亡之谷,而是“死荫的幽谷,因为死亡已经被废去,只是它的影子仍然存留。有人说,何处有影子,何处同时也有光,实在如此,死亡站在我们旅行的路旁,天堂之光照在我们身上并同时在我们所行的路上投下阴影,所以,我们当欢呼喜乐,因为在阴影远处有光。没有人会惧怕阴影,它片刻也不能拦阻人的道路。一只狗的影子不会咬人,一把剑的影子不会杀人,死亡的影子不能摧毁我们。因此,我们不用惧怕。

“也不怕遭害。他并没有在那里说不会有罪恶苦难,他行在高度的确据中,知道基督已经胜过一切的罪恶与苦难,“也不怕遭害,似乎是说他的恐惧,那些罪恶和苦难的阴影,已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生命中最坏的苦难仅仅存在于我们的想象之中,它们实际并不存在。如果我们有的只是真实的苦难,我们大概不会有现在十分之一痛苦。我们惧怕一个死亡,却感到有千万个死亡,但是诗人已然从恐惧的疾病中得到医治。“也不怕遭害,甚至那那恶者本身,我也不惧怕,我不怕这最后的仇敌,只是看他为一个已被征服的敌人,要被毁灭的仇敌。

 
“因为你与我同在。这是基督徒的喜乐!“你与我同在。在海上的暴风中,一个小孩不会像其他的乘客那样惊恐,他安睡在母亲的怀中,有他母亲与他在一起,这就够了,同样的,信徒应当知道,基督与他们同在。


“你与我同在,在你里面,我得着渴望的一切:我有满足的安慰,有绝对的安全,因为你与我同在。
“你的杖和你的竿,用来引导治理你羊群的,是你主权和恩典眷顾的标志——“都安慰我。我相信你依然掌权。耶西的杖将仍然会掌管、救拔我的灵魂。

许多人喜欢从他们不会死的盼望中得到安慰。当然,会有一些人在主再来时“活着仍然存留,但是,在一个基督徒所渴望的对象中,脱离死亡真会有那么多益处吗?明智人在这两者中更愿选择死,因为那些不死的人,将要被“提到空中与主相遇,毋宁说是失去多过得着。他们要失去那些已死圣徒在坟墓中与基督的真实联合,并且我们被明确告知那些不死的人比起那些睡了的人并无任何特权。让我们如同保罗的心思那样,他说“我死了就有益处,并且想到“离世与基督同在,是好得无比。这首诗篇23篇永不过时,在现今信徒的耳中听来仍与大卫所处时代一般甜美,至于那些喜好标新立异的人,让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第五节:
“你在我敌人面前为我摆设宴席。好人会有敌人。若他没有敌人,他就不像他的主了。如果我们没有敌人,我们可能要担心我们是否真是神的朋友,因为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但是看看那些虔敬的人,不管他们的敌人是谁,在敌人面前他们总是那样平静。这镇定的勇敢是激励人心!“你为我摆设宴席。士兵有大敌当前时,他只能匆匆忙忙吃上一点,并被催促着马上去战斗。但是注意,“摆设宴席,正如一个仆人,在平日祥和的时候,她铺开织花的桌布,摆上筵席所用的装饰品。一切都不用急,没有混乱,也没有干扰,敌人就在门口,但是神却摆设了筵席,然后基督徒坐下来开始吃,仿佛一切都在完全的平安当中。噢!即便在那最试炼人的环境中,耶和华赐给他子民的,是何等的平安。


“全地都起刀兵
他们却安居在完全的平安中
“你用油膏了我的头。惟愿我们每日都生活在这个祝福的喜乐中,为每日当尽的责任领受新鲜的膏抹。信徒皆祭司,但是不经膏抹,他不能履行祭司的职分,因此我们必须每天来到神的灵面前,以让我们的头被膏油。一个没有油的祭司会失去其职分的首要资格,同样,当基督徒缺少从上面来的新的恩典时,他便没有作为祭司侍奉的首要条件。


“使我的福杯满溢。他所有的不仅仅是足够,杯子满了,而且足足有余,福杯满溢。一个穷人也可以和那些在好的处境中的人说这些话。“什么,全部这些,还有耶稣基督?一个贫穷的农妇,当她撕下一片面包,往杯子里倒一些冷水之后,这样说道。反而,一个人可能非常富有,但是他若不知足,他的福杯不能满溢,而会破损漏水。知足是哲人的点金石,凡被接触到的都变成金子,那些找到这点金石的人有福了!知足胜有一国,知足即是幸福。

 
第六节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这是一个无可争议的事实,同时满有安慰,因此那属天的实在,或说“必有就成为一个印记。这句话或可读成,“唯有恩惠慈爱,在我们生命的年日中,他们总是纯一不杂,恩惠与慈爱,这对孪生守护天使总是与我同在,或身后,或左右,就如尊贵的君王外出绝不会没有护卫随从一样,信徒同样如此。恩惠与慈爱总是随着他们——“一生一世——无论在黑暗的日子,还是在光明的日子,无论是禁食的日子,还是筵席的日子,无论是阴沉的冬天,还是明朗的夏日,都是如此。恩惠供应我们的需要,慈爱遮盖我们的罪。“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一个仆人不会一直住在家里,但是儿子会"。当我还在地上时,我是父神的孩子,与他同住在家中——全世界都是他为我所预备的家,而当我升到那上面的房间时,我的同伴没变,房子也没变,区别只是,我住在主的家的上面一层,直到永远。
愿神恩待我们,让我们住在这最为有福诗篇的宁静氛围中!


复制给朋友:http://www.52jidu.com/fuyinxinwen/shenxue/3986-1.shtml

我爱基督网-基督教福音综合网站
14


赞助商链接
讲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