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名人见证 >> 高建胜戒毒悔改信主见证

高建胜戒毒悔改信主见证

高建胜戒毒悔改信主见证



    我叫高建胜。从1994到2007年,这段期间;我被稽留过七次;在看守所呆过四次;进劳教所三次;坐监牢四年。我以前是一个爱打架、敲诈、偷、抢、最后吸毒,走上自杀这条不归路。我怎么得到主耶稣的拯救,今天来向大家作见证。
    我出生在南靖县梅林(我父亲上山下乡落户在南靖县梅林乡)。我父亲是兽医;他很爱喝酒。我从懂事起,经常看到我父亲打我母亲。我读一年级时,父亲对我管教很严。在学校打人或被人打,回家后也要被打;常常要被我父亲用腌猪的绳子吊起来打。我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回家后,父亲问我干么这样?我说:在学校被人打。他说:这是不成理由的理由!人家不会被人打,你怎么会让人打?就是你坏;又被父亲吊起来打。我心里很火。我想,反正在学校打人家或被人家打回家也要被打!我读二年级时候,就懂得在我身边带了一把小刀。人要打我时,我就掏出刀来说:你敢打我?我就把你杀掉!我经常打架、逃学开始学坏。十五岁那年,我被梅林派出所教育过。十六岁时,我喝酒醉骑摩托车出了车祸(从梅林乘车到县医院需要二个小时)。我被送到了县医院,我的内脏大出血;肚子胀得很大,血从鼻孔流出来。我母亲跪在医院四楼顶上为我祈祷;我父亲去找我叔叔,我叔叔是武装部部长跟县医院院长关系很好。当时,也有一个出车祸被送到了医院,医院只能把他转到漳州市医院。听说,救护车送他到“靖城途中就死掉。我被送进急诊室抢救。据医生说:再拖5分钟,我内脏的积血若抽不出,生命就有危险。第二天拍片,我的锁骨断了三节;骨盆粉粹性骨折。医生说:像我这种症状要好的话可能要坐轮椅。医生在我骨盆处包扎固定;用不锈钢做骨穿牵引,吊了几十斤铁块。我在铁床躺了二十天左右,我母亲到南靖教会请了牧师娘和十几位基督徒到我病床前为我祈祷。那时,我根本不懂得什么是上帝?什么是耶稣?看他们十几个人在我床边口中念念有词,好像在念什么咒语。当时我坐了起来。我母亲去告诉主任医师说:我儿子刚才怎么会做起来?医生说:这怎么有可能!以前,有一位农民到山里扛木头时,走路滑倒,木头压到骨盆,骨盆断裂。以后瘫痪坐轮椅。你儿子骨盆粉碎性骨折怎么可能坐起来?医生怀疑我母亲担心我今后会坐轮椅而产生刺激的幻觉。那天,我确实坐了起来。我在骨床躺了三个月;不锈钢和铁块拿去后,又躺床躺了三个月;拿拐拿了三个月;学走路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又会跑又会飞;到处打架惹事。
    我十八岁那年,因为抢劫被判四年徒刑送到了泉州第四监狱。在监狱里面我抗改;整天关禁闭、打架、帮人带酒、带违禁物品,经常被管教叫去吊;嗳!用几根电棍一直电…出监狱三个月后,我又跟人打架,被劳教一年。劳教所出来以后,在南靖县山城跟几了位大哥,他们有的做工地、有的开赌场。在那些日子里,我右臂“纹身、赌博、喝酒、打架;拘留所进进出出很经常。当我搞得有一点点起色时,自己买了一部货车偷运木材。有一天,我在ktv里面;我一个朋友拿一包东西给我看,说:建胜,吸它“海洛因!那时我有听说过“海洛因很容易让人上瘾!但不十分了解。我朋友说:吸一口没事,不会上瘾!即然我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你“海洛因!吸一口就吸一口。就因为吸一口,我变成了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连命差一点没有(我劝戒人们千万注意不要被人引诱)。这毒品没错;开始吸第一口轻飘飘;那你就会随着感觉走,有第一口就有第二口;有第二口就有第三口。当你一上瘾的时候,就像病人一样,没有吸就发作,而且量一天比一天大;开始量大后改为注射。看,我的手臂都是针孔。毒瘾发作是很难受,吃什么吐什么;胃寒,胃冷;怕风怕水;骨头酸疼好像是蚂蚁在咬,整个人在地上摔。痛得眼泪、鼻涕、口水全部流出来。漳州前几年,有一位经不起毒品的折磨,用针筒抽“乐果农药,注射在自己血管上,很快就死掉。我吸毒品没有钱就去借;借没有钱就去骗;骗没有就去偷。2004那年,我盗窃被劳教一年半。2005年,我父亲得了肺癌在海澄医院住院。我在劳教所打电话给我女朋友(我女朋友在医院照顾我父亲),父亲在那边,边听边叫,“歹仔你快点回来,你回来让你老爸看一眼,如果你不再回来,就永远见不到你父亲。我说:好、爸,我现在在深圳,等我老板出差一回来我马上就回去。其实,我人就在漳州市劳教所。我没有回去给父亲看一眼;连他死,我都没有去给他送行。我没有做到,但上帝做到!据说,我父亲出殡那一天,有一百多个基督徒去送行。
    父亲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自己问自己说:高建胜啊,高建胜,说你在社会多猛?多勇、多讲义气、多重情义;连你父亲养你怎么大,要死之前想见你一面,这小小要求你都做不到?你算什么东西!我也痛下决心,不在社会混,好好做人。我出来后,马上就结婚。我亲戚朋友大家都很支持;他们凑出钱来给我岳母娘聘金。我这边一分钱也没有;我的衣服、烟、酒、家具、床上用品、空调都是签单。我社会上很多兄弟听到我结婚大家都很支持。连接新娘的小车也是签单。那天,请客十几桌酒席全部是签单。有一个食杂批发店老板说:高建胜啊,没钱也跟人结婚?我听了后,就很火地对他说:没有钱难道就不能结婚?你在讲?我连店铺都给你炸掉。我结婚请了十五桌,除了几桌是我母亲、我哥哥、我叔叔、我姑姑、婶婶、亲朋以外;其他一部份是那些社会上的牛鬼蛇神;酒喝下去就画龙画虎的人,要不是坐牢;就是在社会混的人。结婚后,做生意没有本钱,打工也打不下去。那时,结婚后就变成了大人,在家没有事干让人笑死掉。整天在家里坐,跟我老婆对着看;她看我,我看她。女人就是比较啰嗦;她对我说,你看某某姐妹的男朋友多有本事;某某姐妹的老公多么厉害…我脾气也比较暴躁说:厉害,厉害,你就去嫁人家不要嫁给我,我甩门出去。外面没有赚钱,回家羞辱、吵架;我又去吸毒。那时,我算比较理智,深知吸毒的严重性;吸毒是无底洞,毒品不戒,早晚是死路一条。为了吸毒品,我连手指头也砍掉;手指砍掉,毒品也戒不了。过了不久,我又开始吸毒。魔鬼(撒旦)一直跟着我。2006年,在漳州毒品发作,我又去盗窃被抓,而且上了漳州市电视台。没想到,我会上漳州新闻。第二天,我被关进了漳州市劳教所。那四天,我真是在地狱之中。我没有靠一点点药物维持注射,毒瘾发作和精神的压力,我没有勇气再生活下去。父亲逝世一年,亲戚朋友那么支持我,让我结婚;结婚没有半年,我又被抓;而且上了漳州新闻。那天中午,我把衣服穿的很整齐,留下遗书只有简单几个字说:妈、小伟(妻)所有亲戚朋友;大家原谅我!我吞服了50片的“扑感敏(“扑感敏含有安眠药,每次只能吃一片);自已将手脉割掉;割完后,把刀片吞进肚里。上帝拯救我!我在医院醒来已是傍晚六、七点钟。医生照胃镜夹出我吞服的刀片。刀片夹出后,马上为我洗胃肠二遍;洗了几个小时。我人迷迷糊糊;听医生交代干部不能让他睡!让他睡着了,就一直睡、睡死。干部看我眼睛要闭下去的时候,就打我嘴吧一下;或是鼻子捏一下。我昏昏迷迷在病床躺了三天三夜。醒来时,就像耶稣被钉十字架一样,手铐一边一个和脚铐。我住院八天。出院以后,王付所长见我毒瘾这么严重,干脆把我送到福州强制戒毒所,那边条件比较好。在途中,我又吞下皮带扣自杀,又被送回医院。王付所长、干部来做我的思想工作,劝我说:高建胜啊,你不要在自杀了,你自杀也不会让你死;你没有死,我们这些干部就先累死掉。

复制给朋友:http://www.52jidu.com/jianzheng/a/9687-1.shtml

我爱基督网-基督教福音综合网站
14


赞助商链接
讲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