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数算主恩 >> 走出忧郁症的死阴幽谷

走出忧郁症的死阴幽谷

走出忧郁症的死阴幽谷

我曾经患有忧郁症,直到多年以后我才了解到这个事实,并且因着主耶稣的慈爱及圣灵的引导得以胜过。以往,忧郁症在我的生命中像是一颗不定时炸弹,随时会爆发。我为此流了无数的眼泪,更与家人争吵频繁,彼此都造成伤害,所以我努力地要摆脱它。愿在此鼓励与我有相似经历的弟兄姊妹,能从忧郁症中走出来。
我小时候,爸爸生意失败后就一蹶不振,走上酗酒的道路。有一回,爸爸喝醉了对我说:“爸爸这辈子没做过甚麽对不起妳的事,唯一对不起妳的,就是把妳生下来。”这句话使我幼小的心灵觉得我的生命是个错误。因为爸爸酗酒,爸妈曾一度离婚。数年后,爸爸戒酒成功,他们又复婚;但爸爸却变得脾气暴躁,经常骂妈妈,事情稍有不顺便找妈妈吵架。由於财务问题,我们经常搬家,这也造成我心理上极大的不安全感,总是怕家里会没钱用,又要搬家了。我读书成绩一向优秀,也都考上理想的学校就读。虽然如此,我还是觉得很辛苦,因为我错把成功当成唯一的道路,害怕会像爸爸那样的失败。
大学时,因课业受到极大挑战,我曾经两度引发忧郁症。其间,我常流泪,觉得没有出路,并质疑自己的生命会不会以悲惨方式结束;但很幸运,大学毕业后就在家附近找到理想的工作。然而学业丶事业都顺利的我,内心却仍然担忧丶害怕,觉得生命如落叶,随水四处漂。我开始思想许多人生的问题,同时也看到社会的乱象丶人的罪性,以及自己的软弱无助。有一回与妈妈聊起各种学说丶宗教对生命的看法,发现中国儒家思想并未对生死做出合理的交代,因为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又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佛教丶道教对人生的解释又很悲观,说人必须靠着自我的修炼才能成正果,修炼不好会落入六道轮回,成为动物……;然而我觉得那种信仰根本不能给人平安。妈妈说:“那基督教的说法比较好,他们说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只要信就得永生。”我觉得这个说法很新鲜,隐约觉得生命有了一丝希望!
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走入家附近的一间教会。牧师的讲道振奋了我的心情,教会的弟兄姊妹对我都很好,就像一个大家庭,彼此扶持相爱。在教会中,我能够感受到从小失落的幸福家庭的温暖。我学习祷告,将所忧虑的事告诉上帝,祂就用圣经鼓励我。我很快能背诵一些经文:“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丶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丶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四6至7)“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箴言四23)这都是我最喜欢的圣经章节。读圣经时,我能感受到从上帝而来属天的平安,除却我的恐惧与悲伤。半年后,我受洗归入主耶稣的名下。
初到美国,由於课业压力繁重,与亲友疏远,及生活上的不适应,我再次陷入忧郁的低谷。当时,妈妈是我的精神支柱,也是我情绪唯一的出口,我常常打电话与她哭诉。来美半年后,我加入学校附近的一家华人教会,并在那里认识了我现在的丈夫。我在与弟兄姊妹的相处中得到鼓励;但脆弱的我仍然无法面对生活上的种种压力:念书丶返国,或是结婚。我开始接受在学生中心的心理辅导。每周的谈话治疗使我逐渐理清当下人生的方向,也使我了解到原来我的忧郁丶恐惧与不稳定的童年很有关系。辅导师曾建议我服用抗忧郁剂,但我认为没此必要。
婚后的日子有时甜蜜,有时却为小事争吵。遇到逆境时,我们更是争吵不休。有时争吵后,我抱头痛哭,丈夫气得摔东西,甚至争吵到深夜,两人都无法成眠。后来我才了解,原来我将小时父母吵架过日的模式,带入了我自己的婚姻生活;而且经常搬家的不安全感,一直没有离开我。我害怕做决定,做了决定又后悔,尤其是重大的决定,因为那会提醒我每次生活变动后,家里就会无休止的争吵……。虽然如此,丈夫与我并未正视这些问题,也未寻求解决。
有孩子是许多夫妻的梦想,但怀孕对我来说却是极大的挣扎。我的忧郁丶害怕,使我怀疑生命的意义,也让我犹豫应不应该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把孩子生下。孩子出生后带来种种生活上的转变,让我们极度不适应,更陷入无止境的争吵中。一次争吵后,丈夫打电话告诉他父母,婆婆由於担心过度,引发宿疾,一个月后竟突然过世。丈夫悲痛不已,随即返国。
办完婆婆的后事,我俩实在无法走出情绪的低谷,所以决定一起去接受心理辅导。辅导师让我们了解到,头生婴儿对夫妻生活都是大转变,也会造成极大的压力;亲人过世,更容易造成心理的创伤,也需要长时间才能复原。他建议我们服用一阵子的抗忧郁药以渡过心理上的难关,但我们未采纳。所以他教导我们一些处理情绪的方法,对我们稳定情绪确实产生了些功效。然而,忧伤与愤怒的情绪仍不时浮现在生活中,在我俩已受伤的心里,更是雪上加霜。那时我常无缘无故地自责丶流泪;丈夫则变得易怒且怨天尤人。我开始害怕,我的婚姻会走向破裂,孩子将会像我一样有个不幸福的童年。但是,我俩仍无法避免争吵,无法从情绪的泥淖中自拔。
一个星期天晚上,教会一对在念神学的夫妻来探访我们。不巧,当天下午我们又为一个老问题而争吵,丈夫生气地说:“你们基督教外表说的好听,今天我们就把家里这些事都跟人家说好了1於是就向他们诉说家中的近况与争吵,我难过得潸然泪下。丈夫说他很无辜,明明是我心理上有问题,却要找他吵架才能发泄。但我能改变我自己吗?我说:“吵架是家常便饭,如果我能够有一个月都不争吵,不流泪,那就是奇迹了1朋友们听了也很难过,尽量地安慰我们。饭后,我们又一起查了一段有关夫妻关系的经文:“你们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如同顺服主。因为丈夫是妻子的头,如同基督是教会的头;祂又是教会全体的救主。教会怎样顺服基督,妻子也要怎样凡事顺服丈夫。你们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以弗所书五22至25)最后,我们一起祷告。
第二天,我仍工作,但心情糟透了,一直在想昨晚在朋友们面前哭泣,又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争吵,觉得十分丢脸;同时突然领悟到我有忧郁症。忧郁症曾在我生命中不时爆发,我感觉到它的存在,但却不敢承认。我也很震惊:“我怎麽会有忧郁症?我不是已经受洗,在基督里成为一个新造的人了吗?”我觉得我彻底地失败了,几年来的基督教信仰,所读的圣经,连一个忧郁症都克服不了。我想起医生说的抗忧郁药,我必须开始服用,否则我不可能会快乐。如果现在有甚麽东西能使我恢复快乐,我都愿意尝试。我便和医生讨论,医生给我开了抗忧郁药的处方。
然而,奇迹真的发生了,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不但没有服用抗忧郁药,情况却是一天一天的好转。那时我利用上班乘车的时间,阅读圣经与《荒漠甘泉》。我不断听到耶稣以慈爱的声音对我说:“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从今以后,你要靠着我的话语而活。”我又看着孩子一天天地长大,如此可爱,觉得生命真是上帝所赐的礼物。如今,我已能胜过忧郁症,成为一个快乐的人,不再为明天忧虑,并且关爱周围的人。
我从第一次发病至今已有12年,亲身体验到它曾在我生命中产生如此大的阴影。若不是因着主耶稣的慈爱及圣灵的引导,我自己就无法将它克服。这使我想起保罗的话,如果忧郁是一种罪,是由原生家庭以及自己的无知所犯的罪,并因这罪造成了刑罚(这些在我身上是再贴切不过了):“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马书七24至25)痛苦时,我总向上帝抱怨:“主啊!袮为甚麽要让我遭受这些痛苦?”甚至说:“主啊!袮为甚麽要给我生命?如果没有这个生命,我就不会这麽痛苦了。”然而,从忧郁症中走过的日子,彷佛噩梦一场,上帝却亲自用大能的手,领我行过死荫的幽谷。由於这些经验,我也比别人了解忧郁症的痛苦,知道如何给人安慰。
我也阅读了一些与忧郁症相关的文章,发现忧郁症十分普遍,并且逐渐受到社会及医学界的重视。许多人曾患过忧郁症,只是不自觉;患者又往往不敢承认,怕会受到家人或社会的歧视。其实,忧郁症是可通过协谈或药物等方法治疗的。有些教会也提供这方面的辅导。如果你曾经有一段长时间,或是次数频繁地感到悲伤流泪丶没有希望丶自责丶无法控制的焦虑,甚至出现想要自杀的念头,你可能患有忧郁症。如果你或你的家人曾经遭遇不幸事件,像是离婚丶家庭暴力丶重病丶亲人过世,或是工作丶生活上的重大打击,你更是忧郁症的高危险群。如果你认为自己可能患有忧郁症,请与教会的辅导人员,你的医生,或是心理治疗师联系。圣经上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乾。”(箴言十七22)请记住,上帝绝对不愿让你一个人受苦,就像祂曾经帮助我,祂大能的膀臂随时愿意伸出,帮助你走出忧郁症的阴影!

复制给朋友:http://www.52jidu.com/jianzheng/b/785-1.shtml

我爱基督网-基督教福音综合网站
14


赞助商链接
讲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