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复活节讲章 >> 浪子的比喻-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浪子的比喻-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浪子回头

--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路15:11-32

迷失的羊、失落的钱和浪子的比喻,都将上帝向那些背离他的人所表示的怜爱深刻地描绘出来。他们虽然转离了上帝,但他并不任凭他们去受苦。他对一切遭受那奸诈仇敌之试探的人,总是满有慈爱和亲切的怜恤。

  浪子的比喻说明主怎样对待那些曾经一度认识过天父的爱、但后来却被那试探者随意掳去了的人。

浪子的比喻  “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你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

  这个小儿子对父家的约束已经厌烦了。他认为他的自由受了限制。他误解了父亲对他的爱护和关怀,于是决心随从自己的心意而行。

  这位青年并不觉得对父亲有什么当尽的义务,也没表示感激的心情;他只晓得儿子享有承受父亲产业的权利。那按理须等到父亲死后才能传给他的遗产,他现在就要索取。他一心注意到眼前的享受,而毫不顾及将来。

  既领得应承受的财产,他就离开父家“往远方去”。他既拥有大量的金钱,又可随心所欲地行事,因此便洋洋自得地认为他的心愿已经达到了。再没有人在旁边劝他说:不要这样做,因为这是与你有害的;或说:要这样行,因为这是正路。不良的友伴帮助他更深地沉溺于罪恶之中,于是他便“任意放荡,浪费资财。”

  《圣经》说有一种人“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22)这就是比喻中这个青年的经历。他从父亲那里自私地要来的钱财,尽都浪费在花街柳巷中。他青春的精力消耗了。一生的黄金时代、智力和青年光明的远景以及属灵的愿望──这一切都被欲火烧尽了。

浪子的比喻  后来那地方遭大饥荒,他就穷苦起来,于是就去投靠那地方上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在犹太人看来,这是最下贱、最卑鄙的工作了。这个青年原以自由而深感庆幸,现在却做了牧猪奴。他已陷于最苦的束缚之中──“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箴5:22)当初诱惑他的美色虚荣已成泡影,他感觉到锁链的沉重。他坐在地上,在那凄凉饥荒之境,除了猪群以外,再没有一个伴侣,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那在顺利的日子簇拥在他身边,并花他的钱来吃喝的同伴们,现在没有一个做他的朋友了。如今他疯狂的欢乐在哪里呢?那时他曾安抚自己的良心,麻醉自己的知觉,自以为是快乐的;但现在床头金尽,饥饿难当,他的骄傲已经降为卑了,他的道德本性萎糜了,他的意志变为软弱不可靠,他的良知似乎已经死去,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是个最可怜的人了。

  这是一幅描绘罪人景况的何等真切的图像啊!罪人虽有上帝仁爱的福惠环绕他,然而为了放纵私欲,追求罪中之乐,他心中唯一的愿望却是远离上帝。他像这忘恩负义的浪子一样,竟将上帝所赐的好东西当作自己应享的权利。他认为那都是当得的分,所以不向上帝表示感谢,也不尽一份出于爱心的服务。从前该隐怎样离开耶和华的面去为自己找个家乡,浪子怎样“往远方去”漂流,如今罪人也照样要在忘记上帝的生活中寻找快乐(见罗1:28)。

  不论外表如何,凡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生都是浪费了的。凡想远离上帝而生活的人,就是浪费自己的资财。他是在浪费宝贵的岁月,浪费心智和灵性的精力,造成自己永久的破产。凡为侍奉自我而远离上帝的人,就是玛门的奴隶。那经上帝创造为要与天使为伍的心智,如今却堕落到为属世和属兽性的事物服役的地步。这就是因侍奉自我而得的结果。

  如果你已经选择了这样的人生,你该知道,你是在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所得买那不使人饱足的东西。你有时总会体验到自己堕落的景况。当你独处远方,感到自己的不幸,就会在绝望中哀呼:“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先知以下的话说明了一项普遍的真理:“依靠人血肉的膀臂,心中离弃耶和华的,那人有祸了!因他必像沙漠的杜松,不见福乐来到,却要住旷野干旱之处,无人居住的碱地。”(耶17:5,6)上帝固然“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但人还有躲避日光和雨水的自由。所以,纵然“公义的日头”发光照耀,恩典的甘霖为人人下降,但我们若自己离开上帝,仍可能“住旷野干旱之处”。

  上帝的慈心总眷念着那些自行离开他的人,并发动种种感化力使他转回父家。那处于困苦境遇中的浪子终于“醒悟过来”了。撒但在他身上所施用的欺诈之势力被打破了。他看出自己的苦恼是由于自己的愚昧,他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浪子虽已山穷水尽,却还能确信父亲的慈爱,心中得见一线希望。那吸引他回家的正是这爱。照样,那不住地激励罪人归向上帝的也就是上帝慈爱的保证。“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罗2:4)上帝之爱的怜悯与慈悲犹如一条金链,环绕着每一个处于险境的生灵。主说:“我以永远的爱爱你,因此我以慈爱吸引你。”(耶31:3)

  浪子决意要承认自己的罪过。他要回到父亲那里,说:“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但接着他又说:“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这就显明他对父亲慈爱的看法还是多么狭窄。

  于是这青年就离开了猪群和豆荚,转向老家去了。他因饥饿而虚弱不堪,浑身发抖,但还是鼓着勇气前进。他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遮掩他褴褛的衣衫,但他的自尊心已经被痛苦所胜,他便急忙往他从前做儿子的地方去请求一个雇工的地位。

  往日这个放荡轻浮的青年离开父家时根本没想到父亲心中所有的伤痛和渴望。当他和邪荡的友伴欢舞宴乐之时,也没想到那笼罩着他老家的幽暗阴影。就是现在,当他以疲惫和痛苦的脚步踏上归途的时候,他竟不知道有一位老人正守候着他的归来呢!在他“相离还远”的时候,父亲就认出他来了。爱是有灵敏眼光的。即使罪恶多年的摧残,也不能使儿子从父亲的眼中消失,父亲“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长久地、紧紧地搂着他。

浪子的比喻  父亲不愿让人藐视他儿子狼狈不堪的样子。他将自己身上那件宽敞贵重的外袍脱下来,裹在儿子瘦弱的身上。那青年便饮泣吞声地痛悔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使他紧紧地贴近自己的身旁,把他带进家里,并不给他所要求做仆人的机会。他毕竟还是儿子,所以要拿家里上好的东西来尊荣他,家里的男女仆人也要来侍候他。

  父亲“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

  浪子在他不稳定的青年时期,总以为父亲是严厉苛刻的。但现在他对父亲的看法该是多么不同了啊!照样,那些受了撒但欺骗的人总以为上帝是冷酷无情的。他们以为他不住地监视着,为要责罚人并定他们的罪;并以为他只要有不帮助罪人的合法借口,就不愿意接纳他们。他们把他的律法看成是限制人类幸福的,是他们所乐于摆脱的重轭。但人的眼睛若能因基督的爱而得以开启,就一定会看出上帝是满有怜悯的。他并不像一个暴虐残忍的君王,却像一位渴望怀抱自己痛悔的浪子的父亲。罪人必和写诗的人同声感叹说:“父亲怎样怜悯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诗103:13)

  比喻中没有讥讽和指责那浪子过去的罪行。浪子感觉到既往已蒙赦免不再记念,而且是永久被涂抹了。同样,上帝也向罪人说:“我涂抹了你的过犯,像厚云消散;我涂抹了你的罪恶,如薄云灭没。”(赛44:22)“我要赦免他们的罪孽,不再记念他们的罪恶。”(耶31:34)“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上帝,因为上帝必广行赦免。”(赛55:7)“耶和华说:当那日子,那时候,虽寻以色列的罪孽,一无所有,虽寻犹大的罪恶,也无所见。”(耶50:20)

  这里对于上帝愿意接纳罪人的诚意,提供了何等的保证啊!亲爱的读者,你是否已偏行己路了呢?你是否远离了上帝呢?你是否也曾企图贪吃罪恶的果子,而发现这些果子在你嘴边都化为灰烬了呢?现在你的财富都已耗尽,你终身的计划受了挫折,你所怀的希望已成泡影,你是孤独凄凉地坐在那里吗?那往日一直向你的内心说话,而你始终不肯谛听的声音,现在清楚地劝告你:“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因为污秽使人毁灭,而且大大毁灭。”(弥2:10)回到你父家去吧!他正在邀请你,说:“你当归向我,因我救赎了你。”(赛44:22)

  不要听仇敌的暗示而远离基督,想靠自己改善,直等到你配到上帝面前来。你若等到那时候才来,那么你就永远不会来了。当撒但指摘你污秽的衣服时,你要重述基督的应许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要告诉那仇敌说: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洗净一切的罪污。要以大卫的祈祷为你的祈祷:“求你用牛膝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诗51:7)

  起来,到你父那里去。他就要在相离还远的时候来迎接你。只要你以悔改的心向他走近一步,他就要急忙以无穷慈爱的膀臂来怀抱你。他的耳朵开启着垂听痛悔心灵的呼吁。人心寻求上帝的初步意愿是他所能觉察的。人所献上的每句祈祷,不论是多么讷讷不明;人所流出的每一滴眼泪,不论多么隐秘;以及人所怀存渴想上帝的每一宿愿,不论多么微弱,总有上帝的灵前来接应。就是在祈祷还没有出口或心中的渴望还没有表明之前,基督的恩典就要出来接应那运行在人心上的恩典。

  你的天父要从你身上脱下那已被罪恶玷污了的衣服。在撒迦利亚的美丽而富有比喻性的预言中,那穿着污秽衣服、站在主的使者面前的大祭司约书亚代表着罪人。主宣告“说:‘你们要脱去他污秽的衣服。’又对约书亚说:‘我使你脱离罪孽,要给你穿上华美的衣服。’……他们就把洁净的冠冕戴在他头上,给他穿上华美的衣服。”(亚3:4,5)上帝也要照样用“拯救为衣”给你穿上,并以“公义为袍”给你披上(赛61:10)。“你们安卧在羊圈的时候,好像鸽子的翅膀镀白银,翎毛镀黄金一般。”(诗68:13)

  他要带你进入他的宴会厅,以爱为旗在你以上(见歌2:4)。他说:“你若遵行我的道……我也要使你在这些站立的人中间来往”──就是在环绕着他宝座的圣洁的天使中间来往。(亚3:7)

  “新郎怎样喜悦新妇,你的上帝也要照样喜悦你。”(赛62:5)“耶和华……施行拯救……他在你中间必因你欢欣喜乐,默然爱你,且因你喜乐而欢呼。”(番3:17)天和地也要同声歌唱天父欢乐的诗歌:“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到此为止,在救主讲的比喻中还没有出现什么不协调的音节来破坏欢乐的场面,但基督接着就提出了另一种因素。当浪子回到家里时,“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听见作乐跳舞的声音,便叫过一个仆人来,问是什么事。仆人说:‘你兄弟来了,你父亲因为得他无灾无病地回来,把肥牛犊宰了。’大儿子却生气,不肯进去。”这大儿子一直没有分担他父亲对那失丧者的焦虑和守候。故此,他也不能同情父亲因浪子回头而有的喜乐。那欢庆的声音在他心中不能引起共鸣。他向仆人打听欢宴的原因,所得到的答复却引起了他的嫉妒。他不肯进去欢迎他那失去过的兄弟。他认为对浪子的恩宠是对他自己的一种侮辱。

  父亲出来劝他时,他本性的骄傲和恶毒便表现出来了。他认为自己在父家里的生活似乎是没有酬劳的服役,而刚回家的浪子却得到优厚的待遇,这是不合理的。他的话显明他向来是以雇工的精神而不是以儿子的精神服务的。他本当常在父亲面前寻得恒久的喜乐,但他的思想却注意到自己安分守己的生活所应得的财利。他的话说明他之所以放弃罪中之乐,原是为此。如今他的兄弟既要再分享父亲的恩赐,大儿子便认为自己受委屈了。他嫉恨他兄弟所得的恩宠。他明白地表示:假若他处在父亲的地位,他就绝不肯收容浪子的。他竟不肯认他为兄弟,冷酷地提到他说:“你这个儿子。”

浪子的比喻  虽然如此,父亲还是和蔼地对待大儿子,他说:“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当你兄弟在外飘流的这许多年中,你岂不是享有与我同在的权利吗?

  凡能供给儿女幸福的事物,本来都属他们。做儿子的不需要提出恩赐或奖赏的问题。“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你只要相信我的爱,并领受那白白供给的恩赐就行了。

  一个儿子因为没有认明父亲的爱,曾经一度与家庭分离。现在既然回来,欢喜的热潮便要将一切烦恼的思虑扫除净尽。“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大儿子后来是否看出自己卑鄙而不感恩的精神呢?他是否看出他的兄弟虽然胡作非为,但依然是他的兄弟呢?他是否为他的嫉妒和硬心而悔改呢?关于这些,基督并没有讲下去。因为当时这比喻正在演进着,其结果如何,却要让听众自己来决定了。

  大儿子代表基督时代那些不肯悔改的犹太人,以及各时代中轻看他人为税吏和罪人的“法利赛人”。他们因为自己既没有在罪恶中纵情恣欲,便自以为义。基督根据他们自己的立场对付这些吹毛求疵的人。他们如同比喻中的大儿子,曾经享受上帝所赐的特权。他们自称是上帝家里的儿子,却表现着雇佣的精神。他们做工不是出于爱,乃是为了要获得赏赐。在他们看来,上帝是一个苛刻的工头。他们看见基督邀请税吏和罪人来白白领受他的恩典──这恩典就是拉比们希望单借功劳和苦修得来的──他们便大为不悦。那使父亲的心充满喜乐的浪子回头,反倒激起了他们的嫉妒。

  比喻中父亲对大儿子的劝告,就是上天对法利赛人温和的规劝。“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不是工资,而是恩赐。你也像浪子一样,只能接受这出于天父的慈爱而你所不配得的赐予。

  自以为义的心理不但令人误表上帝,更使人用冷酷和吹毛求疵的态度对待弟兄。大儿子以自私和嫉妒的精神准备窥伺他的弟兄,批评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以他最小的缺欠控告他。他要侦察出每一个过错,并夸大他每一个不正当的行为。他想这样来袒护自己不饶恕人的态度。今日许多人所行的和他一样。当别人正在与洪流般的试探刚开始搏斗时,他们却站在一边,顽固地、随意地埋怨并控告他。他们可能自称是上帝的儿女,其实他们正表现出撒但的精神。这些控告弟兄者由于自己对弟兄的态度,就使上帝的圣颜不能光照他们。

  许多人屡次询问说:“我朝见耶和华,在至高上帝面前跪拜,当献上什么呢?岂可献一岁的牛犊为燔祭吗?耶和华岂喜悦千千的公羊,或是万万的油河吗?”但是“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弥6:6-8)

  这就是上帝所拣选的服务──“要松开凶恶的绳,解下轭上的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折断一切的轭,……顾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赛58:6,7)你若能看出自己是天父之爱所救赎的罪人,你就要为其他在罪中受苦的人表示温慈的怜爱了。你也再不会以忌恨和责备来对待心灵痛苦和懊悔的人了。你心中自私的冰块溶化之后,你便会和上帝表同情,并要因丧亡者的得救而分享上帝的喜乐了。

  你自称为上帝的儿女。如果这身份是真的话,你就应承认这“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是“你的兄弟”。他和你有最亲密的关系,因为上帝认他为儿子。你若否认你与他的关系,你就表明你在家中不过是个雇工,而不是上帝的儿女。

  你虽然不肯参加欢迎浪子的盛宴,但欢庆的场面还是要持续下去的,而且那失而又得的儿子也要在父亲身边,并在父亲的工作中享有他的地位。那蒙赦免多的,也要爱得更多。但你却要留在外面的黑暗里,因为“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约壹4:8)

复制给朋友:http://www.52jidu.com/jidujiangzhang/a/1340-1.shtml

我爱基督网-基督教福音综合网站
14


赞助商链接
讲章标签